导航菜单

传统纺织变身“高大上”-斯诺登外星人

传统纺织变身“高大上”

原标题:传统纺织变身“高大上”(创新故事)

一手抓抗击疫情,一手抓恢复生产,位于江苏省苏州市盛泽镇的盛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盛虹集团”)按时复工。无人值守、高速运转的流水线,白亮如雪、细若蚕丝、韧比钢丝的纤维盘,灵活自如、精确抓取的机器人……车间里的所见所闻,完全颠覆了记者对纺织这个传统行业的印象。  “只要有高科技支撑,传统行业同样可以变得高大上、白富美。”在印染纺织业摸爬滚打了20多年的盛虹集团董事长缪汉根笑着说。  此言不虚。持续不断的技术创新,不仅为盛虹集团赢得了“国家技术创新示范企业”“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”“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”等荣誉,更为企业带来了强大的行业竞争力和经济实力。在不久前发布的2019“中国企业500强”榜单上,盛虹集团位列第132位,十年间排名跃升361位。  “不搞重复建设、不做常规产品、不采用常规生产技术”——这是2003年盛虹集团由印染进军化纤行业时,缪汉根制定的发展思路。  当时,国内同行生产的超细纤维规格以0.5dpf(1万米重量0.5克)为主,而一家日本企业率先将超细纤维单丝细度做到了0.3dpf,并自信地宣称:这是世界上工业化纺丝的极限。  “要做就要比别人做得更好,走差异化发展之路。”涉足化纤行业不久的盛虹集团毅然出资7亿元,在欧洲成立研发中心,并联合清华大学、东华大学专家攻关。  “当时我们把印染业务赚的钱预研化纤新产品,很多人不理解。”缪汉根笑着说。在他的激励下,企业研发人员顶住压力潜心攻关。历时两年多、经过无数次失败后,盛虹集团把超细纤维单丝细度做到了0.15dpf,震惊业界。与此同时,研发人员在设备、工艺上同步研发,0.15dpf超细纤维单丝很快实现量产,并迅速进入了国内外市场。如今,盛虹的超细纤维年产量,已超过欧美日韩等国家和地区的总和,位居全球第一。  “这极大提升了我们的创新自信。”盛虹化纤副总工程师边树昌告诉记者,自此,盛虹集团确立了科技创新、错位发展的打法。从世界领先的专业PTT(一种聚酯类新型纤维)记忆纤维生产线,到国内领先的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年产3万吨PTT聚合装置……市场缺什么,盛虹集团就研发什么产品;行业趋势向哪儿走,盛虹就抢先一步做预研。目前,盛虹集团纤维产品的差别化率达到85%,被国际同行誉为“全球超细纤维专家”“全球差别化纤维专家”。  近年来,盛虹集团先后成立了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、江苏(盛虹)纺织新材料研究院、国家级纺织品检测中心、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等科研创新平台,搭建了支撑创新的“研发大脑”。从纺织业前沿技术追踪到生产线设备更新,这个“大脑”覆盖了产业全链条、多环节的研发。  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。2019年6月,由盛虹集团牵头组建、10多个单位参与的国家先进功能纤维创新中心获得工信部批复。这是全国第十三个、江苏省首个国家级创新中心,也是全国第一家由民营企业牵头建设的国家级创新中心。  “我们之所以牵头组建国家先进功能纤维创新中心,就是想和国内同行联合起来搞研发,破解我国纺织行业面临的共性难题。”缪汉根告诉记者,虽然我国是化纤制造业生产大国、总体规模已位居全球首位,但先进功能纤维仍是我国化纤工业的薄弱环节,还存在自主创新能力较弱、规模化比例偏低、产品同质化等问题,亟待继续向高端化迈进。“作为纺织行业的龙头企业,盛虹集团有这个义务,带领大家一起把这个行业做上去。” 缪汉根说。